女生放学离奇失踪下落不明 嫌疑人自杀未遂 Strange disappearance of girls after school, missing suspect suicide attempt-挟持护士被击毙

 女生放学离奇失踪下落不明/ 嫌疑人自杀未遂   “嫌疑人赵光道已被抓获,嫌疑人因自杀正在医院抢救,疑遭其侵害的我校六年级女生小芳(化名)目前仍无消息”,22日下午,淮安市淮阴区三树镇蒋集九年一贯制学校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芳身在何处? 失踪女生小芳疑似被侵害,悬赏 5000 元追查有重大作案嫌疑的赵光道。这份通告一经发出,便得到广大淮安市民的积极响应,纷纷在微信朋友圈分享。截至22日凌晨,淮安市淮阴分局办案民警共接报群众举报电话400余次。 6月22日早5时,宿迁市公安局接群众报警后,成功将在逃的犯罪嫌疑人赵光道抓获。 记者了在采访中了解到,小芳平时在校表现很好,但是在事发后,学校了解到,小芳平时在校外花钱有点“大手大脚”,对此,该校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这钱有可能就是嫌疑人赵光道平时所给,现在,嫌疑人赵光道已被警方成功抓获,其自杀目前仍在医院抢救,小芳到底身在何处,警方仍在查找,案件正在侦办之中。 Strange disappearance of girls after school, missing / suspect suicide attempt     "Zhao Guangdao suspects have been arrested, the suspect was Dutch act is the hospital, Xiao Fang in our school the sixth grade girls allegedly…

[乐视总部躺讨债人]_乐视总部门口躺满讨债供应商 员工:很正常-打警察致嫌犯逃脱

乐视资金问题近日引发普遍关注,在接连传出贾跃亭及乐视系部分资产,因银行申请财产保全而被法院冻结之后,其供应商态度也在悄然转变。 7月5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前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乐视大厦,发现在其一楼门口躺满了前来讨债的供应商。这些供应商自带高分贝音响设备,现场循环播放“乐视还钱,贾跃亭还钱”的口号。记者询问得知,他们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店建和广告供应商,共有19家。之前一直通过沟通方式协商,6月25日开始来乐视大厦要账,最近两天才开始以这种方式讨债。这些供应商称,乐视一共欠了他们6000万元左右。 当天下午,乐视方面向记者回应称,已经与上述供应商达成了还款协议,且他们已经按照计划收到了款项。但一位店建供应商表示,供应商当天并没有同意沟通方案,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方面进行沟通。 供应商代表:“这次一定要拿到钱” 在乐视大厦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遇到了一位自称来自浙江的店建供应商代表阿文(化名)。阿文称,乐视移动欠了他们350万元,从去年11月开始欠款。在今年1月,乐视方面给他们支付了不到3%的欠款,之后便再也没还过款了。 作为一家职员只有9个人的小企业,阿文所在公司在去年6月第一次接到乐视移动订单。“作为一家小公司,能接到乐视的订单,我们当然非常激动,所以立马就投入了工作。”阿文说。 按照当时的协议,开出发票日期后的两个月内,乐视移动就应该付款。不过,记者了解到,当时在签订协议的时候,双方并没有签订相应的违约协议。“当时就觉得乐视家大业大,而且行业内之前很少出现这种情况,完全没想过会出现欠债的情况。”阿文说,在签订协议后,乐视移动对“质量和速度”要求较高,因此他们把其他的订单都放下了。 阿文表示,“乐视移动建店要求必须有柜台,这就增加了建店的时间和成本。而且乐视的柜台灯光是全场最亮,达到8000K(色温)。我们之前做其他品牌的店建时,灯光一般在5000K左右。” 阿文说:“由于这边的订单是一波一波的,一般一次会有个几家,所以我们这边在7月份之后就一直做着。” 到了去年11月,这家供应商和乐视移动的合作停止。阿文表示,没有预料到乐视会拖欠款项,直到去年底的时候,由于业界开始讨论乐视的问题,才逐渐感觉情况不妙,今年1月开始来京要债。在来京要债之前,已经与乐视移动方面有过多次沟通,但都没有结果,只好和其他被乐视移动欠债的供应商一起到乐视总部讨债。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现场了解到,由于被乐视拖欠款项,不少供应商自身也面临被讨债的尴尬境地。现场另一位供应商代表向记者感叹道:“没拿到钱,我也不敢回去啊。” “我这边相比其他供应商会好一些,债主主要也是到公司去要账,但有些供应商的债主都到他们家里去要账了。”阿文表示,对于他们这类小企业来说,虽然日常经营成本不算高,但是300多万的债务压力简直就是关乎命运。 “这次讨债一是自己的上游供应商也在浙江跟我们讨债,压力很大,所以过来这边找乐视要债。二是因为看到乐视目前的状况堪忧。”阿文说,这已经是他们第8次过来要债了。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长期“作战”的准备,目前也还在预期之内。 据了解,截至昨日,阿文这批供应商此次已经在北京要债近一个月,25号之前以交涉为主,之后才来到乐视大厦讨债。“最近酒店的住宿费还涨了,目前都要300多/天。”到目前为止,阿文除了其他费用,住宿费用已花费了六七千。 在阿文看来,目前他们主要是以一种“在合法的情况下不采取法律途径”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利益。“我们这次是抱着一定要拿到钱的决心过来!”阿文表示。 乐视员工:很正常,对自己没影响 5日下午,乐视方面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在乐视大厦一楼的所有店建供应商已经跟乐视方面达成协议,形成了付款计划。目前乐视正在按照计划执行,且店建供应商已经如约收到了相应款项。 但阿文表示,当日下午和乐视官方就还款事宜进行了协商沟通,乐视提出的方案是分期付款,由于分期时间较长,同时协议方案存在诸多的不确定性,讨债者并没有同意沟通协议内容,接下来几天还会继续同乐视进行沟通。 阿文告诉记者,来了这么多天,没有见到过贾跃亭本人。 讨债过程中保持克制,一直采用静躺和扩音喇叭喊话方式,并没有发生过激行为,在此之前也和乐视其他高层有过沟通,不过都没有得到满意的解决方案。 阿文透露,由于公司从事业务都和乐视店建、手机广告制作等相关,作为乐视之前合作伙伴也有接触,这次集体讨债完全由19家供应商自发而来,希望通过集合的力量得到乐视的正面回应。“我们有个微信群,之前也有两家供应商由于坚持不了,退出了队伍”。 在乐视一楼大厅这些供应商所躺的毛毯上,记者也发现了已经食用一部分的清咽片等药品。 乐视大厦一楼中信银行营业人员告诉记者,一般上午九点这些乐视供货商会集合到乐视一楼大厅,到下午6点他们下班的时候,这些人也还没有散去。记者现场发现,由于现场喇叭声音太大,一名穿行的大楼工作人员双手捂起了耳朵。 在乐视大厦外,记者遇到两名乐视员工,她们对公司的资金问题看得很淡,觉得很正常。她们说乐视自去年债务危机以来,来讨债的人很多,员工觉得很正常,因为对他们员工没啥影响。她们说一家公司如果陷入危机,就一定不会在很短时间内解决,这种事情肯定还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 记者还发现,乐视大厦一楼的乐视生态旗舰店围起了隔离带,已经大门紧闭,不对外开放。透过玻璃窗,记者可以看到一辆乐视电动汽车静静地停放在角落里,车身已经落下了些许灰尘。相关的主题文章: [秋瓷炫于晓光领证]_秋瓷炫于晓光领证只因对方是对的人-彩虹5首飞成功